最難留學季:無法返校被迫工作 天價網課是個例?

2020-07-27 17:05:44 中國國際勞務信息網 點擊數:41


    新浪科技:截至7月26日,根據世界衛生組織官網及公開報道統計的數據,全球新冠肺炎累計確診患者已經突破1600萬例,全球的單日新增輕松突破30萬例。

  全球新冠肺炎疫情依然在蔓延,但在美國或者是已經度過高峰期的歐洲,都在逐步重啟生活和經濟,爭取恢復社會秩序。

  中國在局部地區還有小范圍的疫情傳播,但總體而言已經控制住了疫情,生活逐步恢復正常。但有一群人卻因為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的蔓延,前途未卜,甚至為此感到迷茫。

  此前搶購價格不菲的機票回國,目前仍處于國內的中國留學生,一度因為“花費14萬元上網課”成為焦點。花費天價在國內留學,留學生群體究竟何去何從?事實又究竟如何?

  留學生眼中的網課:14萬或是個例,國外網課相對劃算

  “14萬元上網課,如果真的有,那也只是個例。不然就是自媒體騙流量和點擊。”何楊說,14萬上網課和留學生聯系起來,足夠吸引眼球。

  何楊在美國留學,在他4月選擇回國的時候,美國剛迎來第一波疫情高峰期。即使機票花費不菲,但好在不需要經過太多中轉,他的父母也竭力讓他回到國內。如今遲遲無法回去,最終選擇先待在國內工作。

  經過隔離期之后,何楊曾經擔心學業的事情。他即將畢業拿到學位,不過在遇到新冠肺炎疫情之后,一切都變得不確定。

  不過最終他還是決定以不變應萬變,先不回到美國,與學校和導師保持溝通,同時在國內先找工作。最終,他在家人的幫助下,找到了一份相對和自己所學專業、興趣比較契合的工作。

  雖然他已經不需要上網課,但是作為留學生,他看到不少關于留學生“花14萬上網課”的新聞后,還是覺得很不解,“我覺得是騙點擊。因為就我了解,這些都是個案,在美國,其實上網課更劃算。”他說,因為很多工作的美國人想繼續讀書,也是上網課。

  “只不過,如果網課期間,學校真的要求繳納全額學費,即使是在國內上課,也必須繳納。”何楊說。

  在6月初花費超過三萬,經過兩次中轉,在機場等待接近20小時才回到國內后,李曉經過14天的集中隔離,逐步恢復了正常的生活狀態。

  回國前,她在5月順利從預科學校畢業,拿到了目標大學的錄取確認。而之所以決定如此費盡周折回國,是因為父母擔心,“雖然歐洲還處于疫情高峰,但我自己在國外其實覺得還好,少出門做好防護就好了。”她說。

  回到國內后,她在指定入境城市進行了集中隔離。在6月下旬,她回到了家里。

  出國讀書前,李曉曾經工作了三年多時間,出于職業轉型的考慮選擇中斷工作,出國讀書。已經適應工作節奏的李曉,恢復正常生活狀態后,她還是坐不住了,“既然暫時沒法回去讀書,也閑了兩個多月了,現在只想找份工作。”李曉在個人社交媒體如是說。

  但目前想要找到一份工作并不容易,特別是李曉這樣的狀態——等到疫情穩定,就得回去重新開始學業。這也就意味著李曉并不能長期在國內工作,這是雇主比較忌諱的一面。“我可能沒法如實告訴我的準雇主,我在國外攻讀碩士學位。”李曉說,這不妨礙她好好完成工作。

  工作之余,李曉還有可能要面對網課。即使沒有辦法回到學校,還是要按照正常的學期安排來進行上課,類似于李曉這樣的只能選擇網課。“網課不是不好,只是缺少留學的體驗感,我去留學一方面也是為了看看外面的世界。”她說,網課毫無體驗感,因此覺得不劃算。

  即使只是網課,李曉的學費和其他費用是要全額繳納。“不過,說實話那些報道的14萬元上網課有點夸張,如果是在語言班倒也不是不可能,我所在學校的語言班,一個月花費就差不多1萬。”李曉說。

  李曉覺得自己是幸運的,一是因為自己暫時不需要上網課;二就是自己選擇出國的時間非常恰當,因為新冠肺炎疫情許多國家沒有得到有效的控制,如果她去年沒有選擇出國讀書,“那估計我父母都不會再讓我出去了。”

  類似于李曉和何楊這樣的留學生還有很多,在回到國內之后,暫時不能按時返回學校繼續學業,還要忍受各種報道帶來的困擾。不少人選擇了找工作,等著回去繼續學業的時機,不少人則選擇在上網課的同時,盡量豐富自己的業余生活。

  在回國的留學生中,都有一些共同點——承擔不菲的費用,路途曲折。

  教育部統計數據顯示,2018年外出留學的中國留學生數量達到66.2萬人,遍布世界100多個國家和地區。其中,中國留學生最青睞的五大留學目的地分別是美國、英國、加拿大、澳大利亞和日本。而美國恰巧是全球新冠肺炎疫情最嚴重的國家,英國的累計確診病例數也即將突破30萬。

  一家航空公司的職員告訴新浪科技,國內的四大航空公司均執行撤僑的包機,從包括美國、英國、澳大利亞、發過、加拿大等國家撤回不少僑民,這其中也包括有意愿回國的中國留學生,雖然票價不菲,但幾乎每一趟航班都是滿員。

  “曾經有留學生接到航空公司的售票電話,就直接用信用卡買票了,事后懷疑被騙了,還讓我查詢了解過。”該職員告訴新浪科技,這主要是因為包機的售票方式區別于傳統的購票,不在航司的系統內。這也被一些不法分子利用,以幫助購買回國機票為由進行詐騙,“不少留學生都被騙了。”他說。

  沒有登上包機而又希望趕著回國的留學生,只能找各種渠道購票,不僅要花費更多的錢,還要面對轉機等待,路途曲折而風險提高的可能性。

  等待中的留學機構:教育是剛需,疫情只是插曲

  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很大,每一個個體都很難完全從這些影響中抽離出來,甚至也不知道何時才能回歸正常。

  回國的留學生們,曾經迷茫,也都有各自的擔心;即使是留在了當地沒有回國的留學生,牽動的更是國內的親戚朋友的心。但即使如此,也有很多人選擇要邁出留學這一步。

  從大學剛畢業的趙子涵沒有在實習中得到轉正的機會,當然,她也已經不再需要這個機會。“我計劃去留學,但不是在今年。”她說,本來有點猶豫,但如今則是下定了決心。

  此前,她在一家在線教育機構實習。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,導致大中小學都沒有按照正常計劃開展本學期的課程,所以很多學生都只能在線上上課。這段時間她非常忙碌,“幾乎等同于正式員工,加班,開會,做項目我都參與了。”這一切,只是因為線上教育的需求迅猛增長,她不得不被當做一名正式員工來使用。

  雖然最終不能轉正,但她同樣對這段經歷感到難忘,她不僅僅感受到了工作的節奏,了解到了自己的短板,也下定決定要繼續深造,出國留學。

  不過因為國外的疫情仍然沒有被控制,她將留學計劃推遲到了明年。“我英語也不是特別好,剛好可以好好準備一段時間,爭取上個好的學校。”她說。

  李雪晴也決定去留學,但她的情況稍顯特別——已經結婚的她,在經歷過數段工作經歷之后,才決定去留學,并成功勸說自己的丈夫參與其中。

  “是的,我的丈夫和我一起去留學。”她告訴新浪科技,不過勸說成功她這是邁出了第一步,后續他們還要一起面對語言考試,完成學校的申請,才能實現“共同留學”的目標。

  她選擇留學,一方面是想要學習一些新的東西,另外一方面則是對現狀感到不滿意。即使曾經在不少大型互聯網公司都工作過,但是她對于工作的激情在日漸減少,以至于很難找到自己感興趣的事情,所以選擇一種新的活法,放松自己,提升自己。

  “明年(2021年)會是比較好的申請時間,一是因為疫情可能會被控制住,二就是學校在穩定后,可能會提供比今年更多的名額。”一家小型留學服務工作室的創始人劉建告訴新浪科技,2020年申請的學生很少,比往年少了很多。但是預計2021年會有增長。

  “但即使如此,我們沒有漲價的計劃,服務費和之前持平。”他接著說,對于留學服務機構來說,2020年其實不算是特別困難,因為他們從2019年開始就為很多計劃2020年入學的留學生進行服務,出現疫情后也有一部分學生推遲了機會,但是并沒有完全放棄。

  等待,是劉建在安撫自己的客戶之外所能做的唯一一件事。也有一些留學機構選擇在此時進行自我調整,以做好充足準備應對留學潮的重新出現。

  一家總部位于北京的留學服務機構,近期還在重慶新設立了一家分公司。“我們預期,恢復正常后,準一線城市會有大量申請留學的需求,這算是提前規劃。”該公司一位業務負責人告訴新浪科技,教育是永恒的剛需,疫情只是插曲。

  全球疫情下,沒有誰是幸免者,不管是一個微小的個體,還是各行各業的從業者,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負面影響。

  花費數萬元歸國,在國內“留學”,成為留學生的新體驗;即使如此,也還有不少人希望能踏上留學的路。在這個最難留學季,大家遭遇了各種不同的困難,也有了許多不同的想法。

  但唯一相同的是,不管是歸國的留學生,等著踏上留學路的新人,還是給他們提供幫助的留學服務機構,能做的只有等。

(佚名)


標簽: 出國勞務 出國勞務信息 留學 網課 疫情 新冠肺炎

國外常識»海外生活  最新文章
國外常識»海外生活  熱門閱讀
黑龙江快乐10分麻将图